好句子大全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 腊梅啊腊梅

腊梅啊腊梅

作者: 葛玉兰2016年01月22日优美散文

相比别的花儿,腊梅实在算不得美人。她朵儿小,姿容亦单薄。倘若论及颜色,亦无悦人的姹紫嫣红,只淡淡宁静的一抹黄。

有点似茉莉,可茉莉会开在热闹的夏日,会在人家厅堂庭院把香气走来送去。所以人们传唱,“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,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!”但凡花儿,都喜欢开在春天,开在夏日,至少要开在秋季里。像一个正值妙龄的少女,打扮得繁花似锦地招摇,只恨不能全世界人都看到。而腊梅不,不仅素颜向天,且把自己开在清寒、枯寂的深冬里。

我第一次看到的腊梅,是手工制作。四五岁年纪,在小玩伴家里。她的妈妈把白蜡放在炉火上融化,尔后加入黄颜料,用几根缚在一起的竹筷在蜡液里沾一下,再放冷水里浸一下,一朵腊梅花就开了。最后,一朵一朵粘在提前备好的枯树枝上,插在瓶子里。外面正飘着雪花,腊梅放在窗台上,背后映着飞雪,我看呆了,枯寂的冬天,有了腊梅多么美。

于是知道,只有腊梅肯开在冬天里。不知是否与性格有关,我真喜欢腊梅的这种清寂与孤独。一身傲骨,干净,简洁,与世无争。《红楼梦》里的黛玉就与腊梅品性相近,孤洁,骄傲,可她的聪慧及绝世才情,实在是有让人钦羡的资本。虽则最终因其无争率直断送了铭心的爱,但即使失去,那爱也是永远属于她,属于她的独特风骨与气韵。

最喜欢王安石写的梅,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读者眼前瞬时复活了腊梅,让人一下就心生敬意。虽没点明写的何种梅,但谁能有这般风骨,敢于凌寒独开,当然是腊梅,惟有腊梅。

前年冬,我在北京的中山公园遇见了凌寒而开的梅。梅树仅五六株,生在园角,黑瘦的枝丫上,倔强地铺一层花苞,苞尖上露出一点鹅黄,似乎在等待一场雪的降临。而已开放的几枝黄色小花朵,宛如裹在冰层里,清澈照眼。那质感的花瓣,又像蝴蝶翅膀,在寒风中微微颤栗,清香淡淡远远,禅意寂寂深深,让人领略着生命的神秘和坚韧之美。这可比在小玩伴家里看到的那枝“梅”要别有情韵。我感动且喜悦,把衣领竖起来,脸颊忍不住贴过花瓣上,心底里慢慢地湿润。

想起张爱玲。她曾是一朵高傲的玫瑰,为了爱,甘愿委身尘埃里。可她的爱真是薄寡,短短三年便背叛了她。可以为爱低到尘埃里,但绝不可因此失却尊严。当她发现自己的爱已然成一枝凋零的玫瑰,实在不屑捧住她的假象不放。她选择做回腊梅,孤寒清寂,远远开在深冬里。文字亦不动声色,平静如水的清凉,但掩不住的香,依然源源四散。身为女人,她的心里怎么可能不苦,不痛,可既然选择做一枝腊梅,腊梅的痛与苦,注定会磨砺为暗香。

选择开在腊月里,便选择了一生清寂和孤独。腊梅是特立独行的女子,她无需娇美的姿容,亦不屑喧嚷人世,她只要自己的傲骨,为冷寂的寒冬添一缕淡远的清香。

而我一想到腊梅,心里就有一根弦被拨疼,一下,又一下。眼前仿佛出现一个吹笛女子,萧萧寒夜里,独自吹出清音袅袅,使我沉醉,着迷。所以我无法不喜欢,孤独又坚韧的腊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