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句子大全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 相约看兰花

相约看兰花

作者: 孔祥秋2016年02月08日优美散文

城里,毕竟是少了花草,对于季节的感觉也就迟滞了许多。“荠菜,荠菜喽”,那天街上一阵鲜亮的叫卖声,猛地惊醒了我。原本约了朋友一起去看兰花的,再懵懂几日,怕是迟了。

我说的兰花,是早春里山野间的,那种自然率性的花叶,不是那窗前案头的兰,更不是移至于国外的洋兰。说来我更喜欢兰草的说法,兰虽有花之形神,却更有草之根本,不浮不浊不油不滑,淡然荣辱,漠对溥凉,立身清寒,自成我香。

古人最初是以野生兰为爱的,其实我觉得这也是兰花的根本。后来因宫廷之诏令,开始了人工培植。虽然说兰于何处也不失本真,可许多的事物一旦与宫廷有了牵连,也就有了变异的味道。比如说那些青春男女一入宫廷就没有了纯本的色香,一言一行好不让人闹心。说到宫廷,这里不得不说到越王勾践,他能在大辱中卧薪尝胆,想来与诸山上种兰有关。败国之君,躬耕四野,得志气于民众,遂成吞吴之功。青奇之身,却能仆身泥土,正是兰花的品性。但在这里不得不说的是一种遗憾,越王毕竟得兰花熏染的时日太过短暂,当他再入宫廷,成就春秋霸业的时候,已经了无质朴之心,亦无文静之思了,也就狂躁大开,演绎了兔尽狗烹的残杀。至此,再无一点兰花的品性。

宫廷之地,谁能依然恪守兰花的操守,于华贵之地根心不曾腐败呢?皇王殿堂,再无人生本香,也是。

“手培兰蕊两三栽,日暖风和次第开。坐久不知香在室,推窗时有蝶飞来。”兰花宜家室,现身于诗文之家也就理所应当。但吴同麓的这首咏兰,却从另一个层面让人感叹兰在厅堂的无奈和寂寥。窗开了,才有“蝶飞来”,那更多的时候也只是独立案几,不得雨露的。虽说是“君子修道立德,不为困劳而改节”,但终是敌不了“芷兰生于深林,不以无人而不芳”的野外兰花更得自然之美,尽享蜂蝶之趣。更有脑肥肠满之徒,真真一个矫情,本是闪瞎人眼的堂皇居所,竟然谓之草堂?更是挂一幅兰花,大腹便便地于墨轴前哼哼唧唧,如此就是所谓的风雅?就那油头粉面的态形,与兰草何成映照?端端就是一个笑话。

此次与朋友相约看兰花,虽然是有附庸风雅之嫌疑,却实实地没有摇头晃脑之酸心。毕竟我自小生长在乡村,本就是一副泥土的德性。这多年却在城市里漂来荡去,很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。污浊的吐纳,更让我时时浮躁在心,无一日清静,无一时沉稳。那日和姐通电话,她在那端好久没有听懂我说些什么,我的谈吐竟然少有原乡的音调了。放下电话,诧异自我,我这是怎么了?忽然间想起父亲还在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:啥时候别忘了自己姓什么。这虽然是村乡里的粗话,却是至理的鞭挞。由此,我又想起南宋遗臣赵孟坚来,他多以画“露根兰花”,来寄寓亡国之悲。我这里当然没有失国之伤痛,但毕竟有了丧家之心性。如果说宋翁尝因外力而无奈,我却因为内心而无耻的。我不是断兰,却似是无土之草了。

兰,在野,当为泥土之香,雨露之情,无关登堂入室。花开农历,美在田家,正是早春之清神正心之芳姿。都以自身的情怀安身立命。真真切切地展心性,自自然然地吐心声。

于兰,不知谁就题了一个雅字,真是故弄笔墨。立于田野,不疯张不低俗,不妖媚不娇柔,无处不淳朴,真真用不得一个雅字。最爱西北风的曲儿,那兰花花的调儿唱的是兰的最真。不管是阿宝、王二妮等等,那些西北曲调的兰花花都是我喜欢的调门。高一声的风,低一声的雨,都是那鲜亮亮的枝叶,新盈盈的花朵。是盛开而深深扎根于黄土中的兰花,清贫却有精气神儿。

的确,兰没有醒目的艳姿,疯张的花朵。红我真,绿我本,蓝我清,白我纯……都与心一个颜色,君子的品德,贯彻四季。虽然会与时光一点点老去,但老就老,不以脂粉遮盖什么。哪怕皱褶三千,也还是真真切切的自我!兰无烈香,清而远,被世人称为“国香”,可见得人心者还是这自然清香。

兰为君子,洗练的叶子,简明的花朵,不纠结,不缠绵,是为随性天然。而所谓的文墨之美的“兰章”,还是友谊之真的“兰交”,也该都是无雕琢、无粉饰、无矫情、无虚伪的天然。姹紫嫣红万朵,诗词歌赋千册,细细想来,大家最爱的还是那素面的颜色,素心的语调吧?兰草形神,恰恰正是。“香逾澹处偏成蜜,色到真是欲化云”,澹为简,真为本,清热解毒之兰草,让人们回归如水的清凉和清澈。

传说中的十二花神,屈原是兰之花神,这实在是正合了兰的精神。既有爱国之志,又有高尚气节。若是我等国民,都有了“国香”兰花的品德,那将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国度?

几位相约看兰花的朋友,都说正等着出发呢,我放下电话非常地激动,但愿这次兰花之约,能让在世俗中越来越污浊的我们能寻回一些东西,不仅得兰花之香,更得兰花之魂。从此,于为人处事,该有兰花的举止,一步一朵兰花的开放,一步一羽兰叶的舒展。

乡间兰花,永远是那真真实实的格调,照耀我故乡的田野与村庄,清淳无尘,当是国土的质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