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句子大全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 虎溪蓝花楹

虎溪蓝花楹

作者: 海清涓2016年04月23日优美散文

穿过璧山隧道,一股青春气息扑面而来。细雨中的大学城,多了几分朦胧与清爽。

打了N次电话,潇帅都没接。周末,估计在睡懒觉。抵达重大虎溪校区,我到竹六敲门,潇帅果然还在梦中。晚上睡得晚,早上起不来,我也有这种习惯。

匆匆起床,匆匆下楼,潇帅没顾得上吃早餐,就带我们去转缙湖了。

虎溪校区是大学城的重要组成部分,缙云二湖是虎溪校区的点睛之笔。校区湖光山色,景致如画,奇花异草,美不胜收。漫步湖畔,垂柳依依,湖水清澈。平静的湖面上,戏水的鸳鸯和黑天鹅,一样惹人怜爱。三五个女学生挤在湖边的青色叠石上,玩手机说悄悄话,近处湖水荡漾,中间白鹭慢飞,远处图书馆傲立。每过一处美景,喜欢拍照的我,总要习惯性拍上几张片片。如此别致的景点,当然不能错过,等了足足五分钟,青色叠石这块精妙的小拍摄基地才完全属于我。站着拍了,坐着拍了,蹲着拍了,我还轻抚着青色叠石不肯走。

前面有个地方,拍照一定美。潇帅用一种很文明的方式催我。

在虎溪,还有什么地方拍照比缙湖更美。荷塘?潇帅摇头。草坪,松林,云湖?潇帅还是摇头。到底是哪里?潇帅笑而不答,过了缙湖,你就知道了。

从小到大,潇帅都不会对我撒谎。为了那个拍照一定美的地方,我加快了步子。就连在幽静曲折的廊桥上,也只是随便拍了几张片片。

廊桥尽头,一缕异香袭来。寻着香,紧走几步。我看见一棵树,一棵燃烧的树。高高的树梢上,一团又一团紫蓝色的火焰,肆无忌惮燃烧,燃烧。如云似霞的紫蓝,如梦似幻的紫蓝,清凉忧郁的紫蓝,深远开阔的紫蓝,美得几乎让我颤栗。

美,好美呀,太美了。意外的惊喜,让我仿佛重返青葱时代。不顾跟高裙长,欢喜地叫着朝那些清丽脱俗的紫蓝,飞奔。

粗壮挺拔的树干,巨伞似的树冠,羽毛般的树叶,好大一棵美树。满眼紫蓝色的花,一串串,一簇簇,繁密繁丽,绰约曼妙。微风轻拂,芳香阵阵,片片紫蓝,轻轻飘坠。转瞬间,一地紫蓝缤纷。

地上的紫蓝,是锦缎,是蝴蝶,也是数不清的小喇叭。它们挤挤挨挨,它们嘻嘻哈哈,它们吹吹打打。惹得附近的鸟,纷纷停下来,好奇地探出小脑袋。

靠在树旁,站在树下,蹲在紫蓝色的花坪里,踩在紫蓝色的花香小径间,正面侧面背面都拍了片片。在大X的再三催促下,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一树高贵优雅的紫蓝,去追在图书馆等我们的潇帅和文龙。

前往云湖的路上,文龙一边翻看相机里的片片,一边夸潇帅和大X拍照专业。潇帅小声说这都是逼出来的,因为家中的女王喜欢拍照。男人光有高帅还不够,还要会拍照,而且一定要会拍美照。我暗暗抿嘴一笑,顺便问起紫蓝色花叫什么名字。蓝花楹,潇帅回答。

蓝花楹,花美,树美,名也美。我下意识地拎了一下蓝色仙女裙。

蓝花楹来自巴西,在澳洲国家是一种很平常的行道树。冬天叶子掉光,花期为两季半,春夏开一次,初秋还会开一次。蓝花楹又叫考试花或者分手花,因为开花时正逢考试季。据传,花瓣落在谁的头上,谁就会挂科;花瓣落在谁的手上,谁就会分手……

听了潇帅的解释,我一直低着头不说话,也没有再拍片片。

已经过了轻易喜欢的年龄,已经到了可以放下的年纪,却放不下一棵萍水相逢开满紫蓝花朵的大树。

在云湖,回望那一树神秘冷艳的紫蓝,我有一点微微的心疼。

蓝花楹,请准予我在虎溪做一回你的闺蜜。这样,我就可以陪着你,在绝望的深冬等待中春的爱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