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句子大全 > 经典童话 > 童话作文 > 厨房里的辩论会

厨房里的辩论会

2017年10月29日童话作文

菜花甜妈刚一离开厨房,厨房里就炸开了锅。

锅铲首先发难:“我整天要忍受油锅的煎熬,在油锅里翻上翻下地忙个不停,真不公平。”锅铲是针对待着不动的铁锅说的。

铁锅接过话茬说:“你这么说就显得没道理了,我不也一样要忍受热油的炙烤么,而且我还要忍受熊熊烈火呢。”

炉灶腾地一下冒火了:“没有我,你们就是废铜烂铁,一点价值也没有。”炉灶说的没错,昨天菜花甜妈把柜子里久置不用的一个锅卖了,只卖了1元钱。

铁锅和锅铲紧挨着商量了一下,铁锅说:“灶大哥,您熄熄火,别气坏了身子,我们是实在看不过菜刀才发了些牢骚。”

菜刀本不想多事,但是话题既扯到自己就不能沉默了,“你们还别说我,什么荤的素的我没见过。”菜刀一张口就语惊四座,厨房里响起一阵骚动。“现在的人什么不吃啊,告诉你们,前天我还给一只猫开膛破肚了呢!”菜刀得意地说,“还有,大前天,我还给一条大青鱼凌迟了呢。”厨房里的骚动声更大了。

案板早就不满菜刀的飞扬跋扈了,但是,它只有挨宰的份,所以就隐忍不说。

“什么叫凌迟啊?”一只筷子悄悄地问同伴。“就是切鱼片。”同伴朝筷子挤了挤眼说。

筷笼子筛糠一样地抖了起来,把刚才说话的两只筷子抖落到水池里。那两只倒霉的筷子说:“咱俩的命怎么这么苦,刚从男主人的臭嘴里逃出来没多久又掉进污水池里。”筷子经常看到菜花甜妈把剩饭菜倒进水池,还把血淋淋的动物尸体放在水池里冲洗,还有擦遍厨房的抹布也经常光顾水池。

洗水池听到筷子的报怨生气了,说:“你们真是颠倒黑白,想当初,我刚来的时候是多么干净锃亮,整个厨房都被我照亮了,都是你们这些脏了吧唧的碗筷、抹布、尸体、剩菜把我弄的面目全非,我不找你们算帐就够宽容了,还要听你们乱嚼舌根。”

筷子不吱声了,碗却申诉起来:“大伙谁不知道我最仁慈,菜花甜妈不是一直都称呼我瓷(慈)碗吗?不管冷的、热的、酸的、咸的,还是辣的、苦的,只要主人需要,我都义不容辞。”厨房里有了一些议论声。是的,上个星期,男主人的女儿患了感冒,菜花甜妈给小女孩熬了一碗中药,飘得厨房满屋子苦味,小女孩还没喝,瓷碗倒是先尝上了,那可是白净的印有玫瑰花图案的碗啊。看不出这一碰就碎的精致瓷碗有如此忍耐力,真是深藏不露啊。

“你怎么能撇开我的功劳呢?”汤匙不满意地向碗抗议道。瓷碗笑着说:“我这会儿没看见你,就忘了你,谁让你今儿个跟我,昨儿个跟碟,明儿个又跟盆呢?”“这能怨我吗?还不是工作需要吗?都怪菜花甜妈总是怕我闲着,一会儿支派我到这儿,一会儿支派我到那儿,我真想甩手不干了。”汤匙委屈极了。

抹布帮汤匙擦了擦委屈的泪水,说:“你的日子总比我好过些,我这一身的油污怕是洗不掉了。”菜花甜妈有点粗心,每次用过抹布都不及时清洗,有些污渍就洗不掉了,抹布对此早就心有不满了。

抹布吊在高柜子上直叹气。柜子对它耳语一番,抹布才停止了抱怨。这时,菜花甜妈进来了,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土豆,她打算炸薯条给小女孩吃,她拉开高柜上的门拿瓷碗,抹布从高柜的拉手上飘落,盖在了菜花甜妈的脸上,厨房里顿时乱作一团,接下来将要上演的是锅碗瓢盆交响曲。(作者:孟琼川)